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评论  加载中


    我的丈夫是一名临时工,艺术家中田请他介绍这幅画。然而,活动当天,计划中的车型在最后一刻被取消。碰巧在场的美春同意担任替补模特,但条件是不能脱衣服。幸运的是,中田喜欢美春并开始画画,但他要求的是原始合同中没有的裸体画。再也无法忍受中田压力的美春开始脱掉烦人的丈夫。